初到丹麦,最大的感受就是,在多元的现代化风格中弥漫着的浓郁的历史气息。每个建筑,每个品牌,似乎都经过了漫长时光的雕刻,都有说不完的历史。

从机场到学校,要换乘几趟火车,车站是给我印象最深的。灰褐色的砖石地面,穹窿式的顶棚,不算宽敞的站台中央,一个白底的圆盘挂钟高悬其上。在国内见惯了站台上显示到达时刻的电子屏幕的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古老,弄得有些措手不及了。咦?等等!朝向站台两侧的候车亭上不也悬挂着液晶显示屏吗?上面显示了即将到达列车的线路名称和精确的到达时刻。行色匆匆的人们不时望向电子屏幕,而挂钟则静静地依傍着古老的站台。在动、静之间,在古老与现代之间,小小的站台作为公共生活领域的一面镜子,折射出了这个神奇国度的精髓所在。除了站台,还有错落有致地掩映在郊外绿荫中的一栋栋优雅精致的别墅。朋友告诉我,这些房子大抵都有上百年的历史,每年花在房屋修葺上的费用相当惊人。每幢别墅都仿佛一个童话的王国,夜晚时分,明亮的橙黄色的灯光从半人多高的窗台上透出,是那样的温暖明媚,这不正是卖火柴的小女孩最渴望的地方吗?但是,这并非篱笆墙内的全部,几乎每家的院落内都泊着现代化的交通工具——汽车。在个人生活领域,现代生活的元素与古老的童话建筑并存,仿佛在不断提醒沉浸在丹麦历史感中的人们,丹麦现代化的今天也同样美好。

如果说建筑是丹麦人历史感的有形寄托,那么品牌就承载了丹麦人对国家、对民族、对历史更深沉的崇敬和自豪。闲步超市,信手拿起一件商品,可追溯至很久以前的品牌提醒我们,丹麦的历史仍然在我们的生活中活跃。以两个著名的品牌为例,丹麦人的骄傲之一、畅销世界的啤酒品牌——嘉士伯啤酒始于1847年;堪称世界工业设计界翘楚的著名丹麦品牌GEORGJENSEN始于上世纪初的1904年。

在丹麦,不但品牌的历史引人注目,企业的历史也同样为丹麦人津津乐道。寓所附近一家生产船舶相关产品的工厂就在路边的指示牌上骄傲地显示了它逾百年的历史。当然还有始建于1904年的著名的A.P.穆勒集团。品牌的无形,令其更加容易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正因如此,那些穿透了数百年浮世沧桑而绵延下来的品牌,所承载的历史底蕴和所具有的文化内涵,更加能够深入人心。如果一个品牌历经岁月的洗涤、时代的变迁、战火的磨砺,至今仍能紧扣时代脉搏,不断创新,则本国人民会对其推崇备至,也能博得世界人民的喜爱,这样一来,它不但根植于创始国的民族文化之中,也已深深融入了该国人民的血液中,成为其民族精神的一部分。

无论是丹麦的建筑、品牌,还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安徒生童话,抑或是大名鼎鼎的哥本哈根学派,都早已成为了丹麦文化的精髓,也是丹麦人民族自豪感的物化依托。如今,丹麦人一边保护、欣赏和弘扬着自己的传统文化,一边以智慧和勤奋续写着物质时代的传奇,让世界为丹麦的历史和传统惊叹。

由此,我想到了我们的祖国,这个文化不曾中断过的国家,有光辉灿烂的文化,有灿若星辰的历史人物,更有为了民族复兴和国家强盛而前赴后继的一批批优秀儿女。作为一名海外学子,我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个人的境遇与祖国的发展休戚与共。我要珍惜这难得的学习机会,吸收先进的科学理论和方法,回国后更好地服务祖国的建设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