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近日,前韩半岛和平交涉本部长魏圣洛撰文建议应这样废除“萨德三不”。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且看看他们怎么说。】

韩国政府正试图摆脱“萨德三不”的束缚,这是正确的方向。但韩政府选择的方法太过简单直接,令人不安。韩政府声称“‘萨德三不’既非约定也非协议,只是上届政府表明的立场,本届政府不会遵守”,打算以此理由废除“萨德三不”,令人对其后果担心不已。

【评:这位韩国的前部长(注意是前部长,不是现任官员)认为摆脱“萨德三不”的束缚是正确的方向,只是韩国政府选择的方法太过简单直接……。唉】

生词:사드萨德系统。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英语: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缩写: THAAD,萨德)是美国导弹防御局和美国陆军隶下的陆基战区反导系统,一般简称为萨德反导系统。萨德入韩是指韩方不顾中国反对,执意把萨德部署在韩国星州基地而引发的一系列事件。

在“萨德三不”公布之前,上届政府安保室曾与中国进行过长时间的幕后谈判,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最终双方通过互相采取措施达成谅解,而韩国方面当时采取的措施便是“萨德三不”,由当时韩国的外交部长出面,在全世界面前阐明“萨德三不”立场。在这种情况,韩政府不能简单以“萨德三不”既非约定也非协议为理由拒绝遵守。如果相关内容只是上届政府的内部决定,本届政府自然可以不予遵守,但相关立场是上届政府与别国经过谈判达成的结果,且经过正式发布,情况并不简单。

生词:사드3불“萨德三不” :韩国上届政府许诺不再部署新的“萨德”反导系统(THAAD),不加入美国导弹防御系统(MD),不谋求韩美日军事同盟。

而且,中国最近对韩中关系越来越不满意。韩国新政府积极参与美国牵制中国的布局,令中国大感困惑。中国将本届新政府视为韩国历史上最疏离中国的一届政府,并认为中国在建交30年来努力拉拢韩国的成果面临着破产危机。最近中国提出“五个应当”这种奇特的要求,也体现了中国对韩国的警惕。在这种氛围下,想要废除“萨德三不”自然不可能容易。

生词:5개 응당。“五个应当”:应当坚持独立自主,不受外界干扰;应当坚持睦邻友好,照顾彼此重大关切;应当坚持开放共赢,维护产供链稳定畅通;应当坚持平等尊重,互不干涉内政;应当坚持多边主义,遵守联合国宗旨原则。

此外,还需要考虑中国的态度。中国在过去30年间不断强化针对韩国的高压态度,如今是否会顺应韩国要求废除“萨德三不”,还存在疑问。

综合以上情况,韩国政府如果打算只凭借几句话就废除“萨德三不”,很可能会给中国以口实,造成更大矛盾。因此,我们必须从一开始就把握好应对基调。

回顾以往,萨德问题本身就是因为当初韩政府未能把握应对基调而引发的争端。很早之前就有军事专家提议韩国部署萨德来应对朝鲜的核导威胁,但历届韩国政府因担心此举被误会为加入中国反对的美国反导系统,一直拒绝部署。这显然是将中国的态度看得比国家安全更重要、而做出的怪异判断。

在这种判断持续很长时间之后,美国出于防御的需要,才要求至少为驻韩美军部署一套萨德系统。此事发生在朴槿惠政府时期,当时韩国拿出“三不(Three No)”的怪异提法,表示没有接到美方正式要求部署的请求、也没有考虑、没有作出相关决定。然而,在美国持续不断的要求下,加上朝鲜接连做出核导挑衅,韩国开始允许驻韩美军部署萨德。

中国认为韩国转变态度并非为了本国的安全考虑,而是屈从于美国的压迫,帮助美国监视中国,认为这是背信弃义的行为,从而针对韩国采取了无情的报复措施。如果韩国从一开始就明确宣布为防御朝鲜的核导威胁而部署萨德,即使中国会表示反对,料想也不会做出如此大的动作。

现在我们必须汲取过去的教训,从一开始就做好布局,以便使我们在摆脱“萨德三不”束缚的同时,能够妥善控制相关影响。为此,笔者提出以下建议,使我们可以在增强合理性的同时,为废除“萨德三不”争取到更大驱动力。

首先,我们需制定出系统的游说大纲,说明韩国为什么不能履行“萨德三不”,并面向国内外公布。因此要诚恳且热烈地对中国阐明我方立场。面对中国这样一个苛刻的对象,想要获得谅解,就必须做好周密准备。

这个大纲中应该包括“萨德三不”对国家安全主权造成的根本损害,并说明在朝鲜战术核能力飞速发展的情况下,部署萨德关系到韩国的生死存亡。而且,我们还应提出反问,既然中国的雷达能够时刻窥视韩国,导弹也对向韩国,韩国国内部署可以窥视到中国部分地区的雷达,又有什么问题呢?况且这还不是针对中国运用的雷达。

其次,需了解清楚韩中之间达成“萨德三不”协议的内幕。只有弄清楚两国之间曾达成何种谅解,知道存在什么问题,才能制定出能够应对中国的有效方针策略。比如,如果当初中国曾承诺停止报复措施,但最终没有履行,这便能为我们废除“萨德三不”提供很好的理由。此外,这样做还能唤起国民舆论的支持,为韩政府贯彻自己的主张提供驱动力。

第三,可以借此机会考虑将原本由驻韩美军负责运用的萨德系统移交给韩国军队接管的方案。这样便可以显示韩国注重独立自主守护国家安全的决心,也可以改变中国将韩国视为美国监视中国棋子的思维范式。

萨德问题是中韩建交以来遇到的最大难题,这导致韩国人对中国的态度发生了决定性改变。而在此过程中,韩国外交也暴露了令人羞耻的真面目。既然韩政府想要重新理清此事,笔者建议采取以上措施,在以往做法的基础上,为自己增添名分和动力。在萨德问题上,我们不能只一味强调那是上届政府的事。

美军实际上什么帮助都没有。而且,韩国依赖美国与中国、俄罗斯敌对那只是狐假虎威。只有我们自己拥有自主权,才能堂堂正正。